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1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2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3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4
信息公开
  • 税务动态
  • 机构设置
  • 政策法规
  • 人事信息
  • 税务稽查
  • 纳税信用
当前位置:主页 > 纳税服务 >
李总理主持举办国务院常务会议 听取推动央企重组整合工作汇报
发布时间:2017-09-27 23:14   来源:www.hcqu.com.cn   
 
  楼下的叫卖声悠远而且深沉,豆腐了-豆浆了——。很像儿时家乡的卖豆腐声,记得那时候每当清晨天不亮,卖豆腐人,肩上扛着大约两尺宽,十尺长的豆腐盘,走大街,串小巷,沿街叫卖,那个时辰正是睡眠的好世节,男人翻个身接着睡,孩子们也在梦呓,女人听到叫卖声,赶紧起来披上衣服,黑咕隆咚里摸个盆。趿拉着鞋,踢里踏拉的跑出去,出去完了,豆腐捡不到,
  
  姜屯人把买豆腐叫做捡豆腐,姜屯的豆腐没有卖不去的道理,爸爸经常说,姜屯的水好,最适合做豆腐,十里八村的人都来姜屯买豆腐,姜屯的豆腐远销售到沈阳,近处可卖到黑山县城里,
  
  姜屯的豆腐两寸見方,洁白如雪,细腻如玉,软灿灿,细发发,远远闻到浓浓的豆香,喝口豆浆清香润肺,卖豆腐人扛着豆腐盘,晃悠悠埋着小步,豆腐在盘中,像猪身上的肥肉,上下抖动,姜屯的豆腐保真让你吃起来没够,吃完这口想那口。
  李总理主持举办国务院常务会议 听取推动央企重组整合工作汇报
  楼下的卖豆腐人,一声紧似一声,走在楼道,虽然暮色,感觉是家乡的清晨,买一块尝尝,
  
  晚上的饭我一个人,一般是糊弄,吃一口不吃一口的,可是今天破例,拿一个苹果削皮,薄薄的切它几小片,一个西红柿洗净也薄薄的切上几小片,苹果片,西红柿片放在盘子里,上面薄薄的撒上一层白糖,搅拌之后,看着就有食欲,然后切上细细的几根白菜丝儿,上面放上几片豆腐,再加上几根葱段,放在另一个盘子里上面浇上薄薄一层的豆瓣酱,搅拌之后豆腐香味浓浓,很像家乡豆腐的味道,几根咸咸的面条鱼,半个咸鸭蛋,一碗大米水饭,吃起来津津有味,比红烧肉香,比锅包肉甜,比溜肉段细腻,比黄花鱼可口。一碗水饭下去之后,还想吃,不行这把年龄了,晚上是贪不得的,喝碗白开水吧,就着豆腐,夾了一块子,还要夾,瞬间半块豆腐不见踪影,真香,又尝到了家乡的豆腐,又回到了童年。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2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推进中央企业重组整合工作汇报,以改革促进结构优化效益提升;部署强化对小微企业的政策支持和金融服务,进一步增强经济活力巩固发展基础。
会议指出,中央企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骨干和中坚力量。2013年以来,有关部门和央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着力深化国企改革,推动央企重组整合,完成中国北车与中国南车、宝钢与武钢等32家企业重组的艰巨任务,取得显著成效,平稳有序实现内部机构和人员大幅精简,重组整合后的企业管理成本、经营成本不断下降,经营效益稳步上升,2016年重组企业利润总额比2012年增加40%以上。下一步,要坚持深化改革,尊重市场规律,深入推进央企优化结构、重组整合,实现更好发展。一要在企业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按照“成熟一户、推进一户”的原则,稳妥推进装备制造、煤炭、电力、通信、化工等领域央企重组整合,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增强竞争力。二要运用“互联网+”、建设“双创”平台等,打造大中小企业协同创新、融通发展格局,发展平台经济。推动央企之间通过资产重组、股权合作、资产置换、战略联盟、联合开发等方式,将资源向优势企业和企业主业集中。三要严格落实化解过剩产能任务,继续压减管理层级和法人户数推动瘦身健体、提质增效,提高主业核心竞争力。推进“僵尸企业”处置和亏损企业治理。健全企业退出机制,积极推动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多渠道筹措资金处置央企历史遗留问题。四要依法保护职工合法权益,保障职工转岗不下岗。五要推动重点领域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积极稳妥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央企重组,以重组整合为契机深化内部改革和机制创新。
这样的一家人,
  
  69年的冬天,我经过杨老师的介绍,到公社敬見厅当解说员,所谓敬見厅,也就是讲解毛泽东一生的丰功伟绩,材料自己整理,把报刊杂志上的材料和剪下来,挂在墙上,然后变成自己的话,给参观的人讲解。敬見厅的解说员一共有八九个人,都是六八年毕业的老三届的女学生,。
  
  有一天上午,房门打开了,突然进来一个穿着退了色的灰蓝色棉大衣的男人,大约三十来岁。一顶绿色的军帽前高后低,斜着戴在头上,耳朵上擦着一只烟卷,手里拎着一把斧头,他进门之后自己坐在一把破旧的板凳上,然后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把耳朵上的烟卷点上,开始抽烟,大家回过头看他,都很惊讶,哪里来的陌生客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不伦不类的,別看衣服,满脸的傲气,微微翘起的嘴角和讽刺的神气,半睁不闭的眼睛很像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我们都是新毕业的孩子,对他的第一印象,不是个好人。
  
  他自我介绍说,我姓L叫大青,是这里干杂活的木匠,你们如果挂或者有其他需要帮忙的事情请找我。坐了一会儿大青走了,以后的日子,一点点的我们和大青熟悉了,渐渐的,成了朋友,大青来坐的时候也多了。再后来我们叫他L大哥,。
  
  大青的父母都是本地医院的医生,爸爸原来是国民党军队的军医,妈妈是妇产科大夫,夫妻温和,深受当地百姓欢迎,大青家里姐妹五人,姐姐君是大姨妈家的孩子,大姨去世后,长住大青家,也和姨妈在妇产科当医生,弟弟二青后来也是医生,妹妹影和我是同学,有一次影带我去她家,满屋子的书籍,盆景,山水画,让人大开眼界,我那次去,只有小妹妹可在家,做梦也没想到大青也是这个家里的人。
  
  L家人都会画画,铅笔素描是他家强项,他家除了父母温和之外,孩子们都有极强的个性,大青的性子是吃软不吃硬,为人豪爽,仗义,爱抱打不平。69年,三十来岁的大青还是单身,虽然单身,但是到我们哪里来的时候,从来不说一句过分的话。他瞄准射击的是当官的,爱揪住领导的小尾巴不放,敬見厅有参观的人,大青绝对不来打扰,没人的时候,坐下滔滔不绝,那个领导吃食堂什么饭了,占什么便宜,收什么礼品了,他一点不留情面,全抖落出来,领导也拿他没有法,只得给他高工分,干俏活。
  
  敬見厅转眼即逝,我们也各奔前程,和大青见面的机会少了,但是关于他的消息不绝于耳,大青结婚了,妻子也是三十来岁的未婚女青年,娘家是几十里路之外的一方霸主,财大气粗,改革开放之后,家里有镇长,还经营大买卖,俗话说,媳妇做娘家官,这样的媳妇在婆家自然是一手遮天,大青和媳妇棍棒相争经常发生,大青媳妇横行乡里,邻里乡亲惧他三分,大家都怕她的嘴,有理十三,无理十四,有型的无影的啥都能说出来,
  
  虽然内战经常发生,但是没影响生儿育女,一儿两女。孩子们都继承了L家的遗传基因,都会画画,儿子就读美术学院,毕业之后分配陶瓷仪器厂,往陶瓷上画画,有一年春节儿子回来过年,正好赶上父母打架,大青用斧头把老婆的头砍的头破血流,儿子怕战争继续,送妈回娘家,到了舅舅家之后,舅舅的儿子和大青的儿子一起去沈阳姨娘家里玩,突然有一天,有人叫门,孩子们把门打开,几声枪响,两个孩子应声倒地,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孩子命丧黄泉。
  
  后来听说。孩子的姨娘炒股得罪人了,黑吃黑,打的不是孩子们,凶手打错人了,孩子临死之前好像有预感,自己说死的时候穿一套白色的西服,走的时候真是一套白,如愿以偿。可惜了的孩子了,都说比娘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懂情理
  
  娘,没找人偿命,也没告状,有线索也不敢说,几枪打的老娘哑口无言,横行乡里的劲头没有了,人命关天的事只字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