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1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2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3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4
信息公开
  • 税务动态
  • 机构设置
  • 政策法规
  • 人事信息
  • 税务稽查
  • 纳税信用
当前位置:主页 > 税收政策 >
税务总局:以纳税人及社会公众需求为导向 推进网站服务一体化
发布时间:2017-09-21 21:50   来源:www.hcqu.com.cn   
一是需求导向,努力打造足不出户的税收服务“一张网”。依托税务网站推动办税服务功能的前端整合,在税务总局层面,将门户网站与12366纳税服务平台进行全面对接融合,方便纳税人通过办税服务导航登录各省税务机关网上办税服务厅,办理相关涉税业务;在省局层面,省税务机关将各类互联网办税服务资源集中整合到税务网站,提供统一的服务入口,逐步实现一网通办。比如,浙江省国税局按照省委、省政府“最多跑一次”工作部署,运用集成理念,对12366热线、网上申报、网上办税厅、网上学堂、网上咨询、出口退税等系统进行了集中整合。
税务总局:以纳税人及社会公众需求为导向 推进网站服务一体化
二是拓展渠道,探索开设如影随形的税收服务“微门户”。积极应用移动互联网技术,以税务网站为“根”,以微信、微博、移动APP等微门户为“枝叶”,开发移动服务功能,拓展服务渠道,打造如影随形的税务信息发布和办税服务移动平台,让税收服务既贴身又贴心。比如,湖南省国税局、地税局联合推出“互联网+发票有奖”,将有奖发票“搬”上互联网,通过移动终端“扫一扫”等方式,实现发票即时辨伪、即时开奖,即时通过微信红包兑付奖金,从而让“信息多跑路、群众少跑腿”。
 
三是集中共享,初步搭建互联互通的税收服务“云平台”。目前,已初步建成全国统一的税收法规库、发票查询系统、12366纳税咨询系统、纳税信用查询系统,受到纳税人好评。省税务机关结合自身实际对服务资源进行集中整合和共享共用。比如,广东省国税局依托网站搭建银税互动服务平台,共享交换信息,将企业的纳税信用与融资信用相结合,创新融资方式,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有力支持了小微企业发展。
 
 
 
春天,阳光正好时,挎一柳条筐,拎一把破镰刀,筐子有点旧,不碍事的,就用它装野菜,顺便往筐里划拉点阳光。镰刀头已锈迹斑斑,没有关系的,只要挖的动土,要是顺手用它逮回只野兔就更好了。
  
  野菜就长在家乡的春天里,水岸边,田间地头,沟沟畔畔,只要你能看得到的地方,都能看见它们摇曳的姿态,也不用你太在意,就像大地生出的一群野孩子,随意的放养,却也茁壮。
  
  离我家不远的河岸上,车前子和蒲公英最多,我们管车前子叫驴耳朵,这小东西,叶片肥厚,上面铺了一层细细的绒毛,模样像驴脑袋上向上竖着的两只耳朵,所以乡下很形象的唤它们驴耳朵。
  
  驴耳朵要生的正好,不老也不嫩时挖回家才有味,用清粼粼的井水洗净,上锅焯水,调成馅,细玉米面做皮,便是大连人最爱的菜饼子,咬一口,滑嫩爽口,芳香四溢,品品,有春天的味道。
  
  蒲公英我们都叫它婆婆丁,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也许是样子老迈,像个上年纪的老阿婆。吃蒲公英要挑嫩的,从地里刚冒尖的最好,回家也不用费劲,洗干净,和刚发芽的小葱一起上桌,蘸大酱就着玉米面的大饼子,黄橙橙的配着娇艳欲滴的绿,好看又喷喷香,那叫一个爽哦。
  
  看见苦菜,就想起一部老电影《苦菜花》,里面的故事苦,歌曲苦,苦菜也苦,说出来的说不出来的,都是苦。
  
  苦菜我们都不吃,嫌它太苦,挖回家往院子里一扔,鸡,鸭,鹅乱哄哄的开始抢,院子里上演着惊心动魄的三国演义。数鸡最狡猾了,叨着一棵赶紧跑,躲到一边独自慢慢品,尖尖的嘴巴,一耸一耸的,专挑嫩芽吃。鸭子吃相最狼狈,嘴里半截,外面半截,脖子一甩一甩的,就差没囫囵吞下去了。大白鹅平日绅士模样,踱着四方步,不紧不慢,悠然自得,看见好吃的,也顾不得体面,马上投入战场。
  
  长大后才知道,苦菜的功能太多,祛火利尿,清热解毒,有三高的人吃它最好。我说为什么我家那几只兔子,因为总是吃苦菜,把眼睛里的红血丝都吃没了呢,原来是祛火哦。
  
  草生的野菜能吃的太多,等玉米的叶子长了四五片时,就去田里挖曲麻菜,累了就躺在沟沿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棵草,数数天上有几朵云,伸出手想抓住慢慢走动的阳光,却总是徒劳,是啊,多快的手也抓不住阳光,除非你也是一道光。有些野菜已经长大,花兀自的开着,白的,黄的,紫的,也有像湖水那样淡蓝色的,素净的,妖艳的,怎么都好看,满天星般的开了一地,风来时,个个晃着脑袋,一副醉春风的样子,其实,我亦是醉了的。
  
  野菜有我知道的名字,也有很多我叫不上来的,大都我叫它们的小名,灰灰菜,希甜谷,山嘛爪,小孩拳,还有叶子长刺的,我就叫它刺菜。就像村子里有许多人,别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大名,张三李四,狗蛋二混子的,一叫就叫了一辈子,倒也自在,哪一天,冷不丁的叫个大名,怕是吓他一跳呢。
  
  到了五月,榆树钱一串串的挂了一树,颜色起先是浅绿,也不是浅绿,是鹅黄色,等样子有点发白了,这时的味道恰恰好,带着一丝甜。小时也不知道害怕,光着脚丫子就爬上去,一刻钟的功夫,满满一篮子,回家掺进玉米面烀饼子吃,也不错哦,不信你试试。
  
  槐树开花了,正是辽南最美的季节,槐树又是最常见的,村头村尾,山间路旁,哪哪都是。村庄被槐树掩映,那花香一瓢就是十里,香的逼人,连老牛闻了,都麻酥酥的打颤,迈不动腿了。
  
  我就找一个斜山坡的地方,坐着和躺着都行,一伸手一嘟噜,一张嘴一串的,睁开眼,除了绿叶就是白花,还有透过枝叶的湛蓝,闭着眼,满嘴的香,满嘴的甜。
  
  发发呆也好哦,有虫草的鸣叫,有布谷的歌唱,如萧笙般的天籁,好像要把人濯洗的清茜透彻,清风明月般的沁人心脾,连灵魂都显得干净。
  
  都说救急不救穷,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野菜又救急又救穷,春天五六月时,家家的粮囤都空了,去挖些野菜回来,给饭桌增加点菜色,又能填饱肚子,又能少得病。
  
  想来,春天总是不会辜负我们,带来野菜,花香树木,温暖和厚重,给我们所能给予的,我们和春天相遇,就是恩泽一场,春天待我们不薄,而我们呢?却辜负春天太多太多,不是吗?
  
  午后,一个人,去挖点野菜,今晚凉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