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1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2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3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4
信息公开
  • 税务动态
  • 机构设置
  • 政策法规
  • 人事信息
  • 税务稽查
  • 纳税信用
当前位置:主页 > 执法投诉 >
李总理第二次“1+6”圆桌对话会:解答中国与世界的关切
发布时间:2017-09-21 21:36   来源:www.hcqu.com.cn   
为家乡?何又为故乡?我以为,家乡,是你在那出生,然后离开,可家依然安在,父母也在,即是家乡。而故乡呢?故乡是不管你何时想起,就会泪眼涔涔,只要念起,心窝子就发热,一揪揪的疼。故乡一定是你生于斯,长于斯,曾被那片土地滋养,又深深爱过,而后,你离开了,却再也回不去了,因为那里已经没有家了,你变成了故人,那里,变成了故乡。
  
  二十岁那年,离开故乡,我把故乡装订成书,上面写满乡愁,把书安放进行囊,此后,无论关山路远,亦或是山高水长,一路行走,一路打开,然后,小心深藏,怕一不小心,丢了故乡。
  
  累了,我就去故乡坐坐,就在村头老槐树下,那时,村庄未醒,晨雾弥漫,我已经走的太久,发梢眼睫毛都挂满新鲜的露珠,一眨眼,就扑棱棱的往下掉。打湿的裤脚上,沾满花瓣和碎草叶,一挪步,花香草香还有泥土的清香漫漶在乡村的早晨。
  
  可是我已经找不到那青瓦白墙的老屋了,多年前,老屋就不在了,老屋住的人也不在了。我愣在那,很用劲的去想,像一个在外流浪多年的孩子,靠记忆去拼接家的模样。我走过去,这闻闻,那嗅嗅,寻找曾经的味道,家的味道,犹如一条丧家之犬。我蹲在地上,把头深埋在臂膀,哭出声来。
  李总理第二次“1+6”圆桌对话会:解答中国与世界的关切
  于是,我把故乡那本书,从行囊中抽离出来,铺平,展开,书很厚,句子很长。
  
  祖母打开门,面色依旧那么慈祥,穿着旧时的大襟衣服,灰色的。踮着民国时就那么大的一双小脚,去草垛上抱一捆柴草,慢吞吞的转身,回屋,弯腰,生火,做饭,一切都那么慢。屋顶的炊烟也走的慢,前行时,频频回望老屋,就像一个即将远行的游子,想要记住家的模样。在没入远处山峦前,它再一次的深深回望。
  
  鸡已经叫了几遍了,它们是乡村最自然的钟声。祖父的影子从屋里飘了出来,他走路快,干什么都快,左手提个土篮子,右手拿个粪叉,我知道,他去拾粪积肥哦,那些杏树枣树桑树需要,菜园的蔬菜也需要哦。
  
  我听见母亲喊我的乳名,唤我回家,可是,我正在槐树下看一群蚂蚁搬家,它们正为自己的事忙的不可开交,根本不理会我的存在,我想帮它们一把,却发现根本插不上手。
  
  门口的菜园里,父亲正在侍弄那些蔬菜瓜果,施肥,拔草,很小心,很用心的样子,怕弄疼了土豆的叶子,弄伤了玉米的根。菜园里长着好多的菜,黄瓜花开的热闹,有顶花带刺的小嫩瓜,也有只开花不长瓜的谎花。茄子浑身上下都是紫的,紫色的身子开紫色的花,结紫色的茄子,阳光一晃,泛着油光光的紫,风一吹,宽大的叶子翻转跳跃着,像大鸟的翅膀。
  
  我家的菜长得可带劲了,西红柿红的红,绿的绿,还有半红不绿的。花脸皮的豆角挂满了豆架。东街小东他妈正从园子经过,一脸的麻子坑闪闪发光,眨巴她那蜥蜴样贼溜溜的小眼睛,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神色,我猜想,她心里一定想趁着月色不明时,来我家的菜园子顺几筐菜回家。她家人都那么懒,园子里的菜,干了不浇水,有草也不拔,菜和草混在一起长得乱七八糟的,没个样子,就像她头顶那堆乱发,也不知拾掇拾掇。
  
  父亲走进院子,拍拍身上的尘土,进屋洗手洗脸,又把脸盆里的水洒向院子,昨夜的风有点大,枣树的叶子落了不少,蜷缩在墙角,也有平躺在地上的,父亲从仓房里拿出一把扫帚,一下又一下的扫,轻轻的,像是怕惊动了尘世的早晨,又像是怕扰了旧日时光。扫帚放下时,我闻见了泥土的味道,饭菜的味道,还有久违了的家的味道。
  
  房檐下的燕子在我家住了很多年了,我看着它们每年的秋天离开,来年的春天再回来,飞来飞去忙着把家修缮一新,然后就谈谈恋爱,生养几个孩子,今年它们生了六个孩子,都长成半大不小了,张着镶着金边的小嘴,等爸爸妈妈捉了蚂蚱喂它们哦,大概用不了多少时日,它们就能自食其力了。
  
  父亲进屋时,我也跟在屁股后,饭菜摆在桌上,可母亲没有吃。她低着头,正在缝补一件素白衣服,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身上,温暖明艳,一朵花的影子印在母亲的肩膀,母亲动一下,花影也跟着动,像一只蝴蝶在飞。母亲一直在缝,一针一线,一线一针,针针线线缝补的都是日子,有悲欢也有喜乐,有苦涩也有希望,日子经过母亲精心的缝补,经过岁月风雨的淘洗,愈发的清朗,透着质朴的光。
  
  暮色时分,一匹太阳正徘徊在远处的山脊上,老屋被镀上了一层好看的黄,像披了锦。它停在树梢,停在草尖,也停在我家的西墙,墙上的石头被橘黄色一团团的罩着,也变得多情了不少,摸上去,暖暖的。
  
  鸭子回家了吗?鸡都回家了吗?数一数,好像少了一只鸡哦,细看看,少了那只威武漂亮的红花公鸡,这家伙总是经不住诱惑,一定是被西院小超家的芦花鸡给勾引走了,那只母鸡平常打扮的妖里妖气,看见长得好看的公鸡就抛媚眼,咯咯咯的叫,声音嗲嗲的,一看就不是一只好鸡。
  
  故乡的夜晚是安静而辽阔的,整个村庄都睡了。远处传来几声狗叫,我想,一定是两只野猫偷情,吵了它的好梦,才气的汪汪的叫。天空醒着,大地也醒着,它们正在偷偷的预谋,酝酿一场风雨,也酝酿着一场蓬勃。星星眨着眼睛,正在说悄悄话,好像被月亮听见了,月亮没忍住,捂着嘴笑成眉弯弯的模样。月亮一笑,投在炕上的树影就颤一颤,它一笑,又颤一颤。搅得我心烦意乱的睡不着。
  
  窗外的槐树下,一个女人兀自坐着,她已经老了,头发花白,牙豁齿落。她活不过一棵树,甚至活不过一株草,树冠依旧葳蕤,草色依旧繁茂,而她已经老的不成样子。就着白月光,她正在读一本叫故乡的书,秋风翻一页,树叶唰唰的响,簌簌的落,落满肩头,也落在书上。
  
  一阵大的风吹来,把故乡那本书卷走,女人试图去追,结果是徒劳的,她眼睁睁看着书不见了,她的心开始疼,要知道,那本书是她今生的挚爱,已沾染了她的血脉,血脉不在,灵魂岂能安在?
  
  她明白,这一生,她再也回不到过去,回不到故乡了,她已经是个故人了,故乡,只能是在梦里了。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日在北京同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莱德、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古里亚和金融稳定理事会主席卡尼举行第二次“1+6”圆桌对话会。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陈凤英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一国总理同时与六大国际机构负责人开展对话,这样的对话层级与规模在国际舞台并不多见。随着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不仅中国要继续倾听世界,世界也有必要深入了解中国,对话是在解答中国与世界所关切的问题。同时,美欧一些国家政策趋于保守内向,国际机构自身也面临风险与挑战,他们期待从中国得到一颗“定心丸”。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认为,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稳定之锚”。当前国际社会对多边体制、全球化和金融监管未来发展方向存在分歧,此次对话会意在厘清上述问题,向外界传递信心。
对话会期间,李克强提出5点建议,强调各国应坚持和衷共济,顺应多边主义和全球化大趋势,更大力度推进结构性改革,维护以自由贸易为基石的多边贸易体制,增强世界经济增长包容性,继续推进金融监管改革等。与会国际机构负责人普遍给予积极回应。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嵎生注意到,李克强强调,“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不能相互关门,而是要更大力度开门,扩大相互开放”。会后发表的新闻稿中,关切“保护主义”的表述共出现3次。中国政府与六大国际组织呼吁各国避免政策过度内顾。
王嵎生认为,上述表态将为贸易自由化注入信心与动力。丁一凡说,与前些年相比,一些地区和国家的保护主义做法现在更隐晦,是给保护主义“披外衣”。国际机构与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更容易达成共识,新闻稿3次关切保护主义问题,是在向这些国家传递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