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1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2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3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4
信息公开
  • 税务动态
  • 机构设置
  • 政策法规
  • 人事信息
  • 税务稽查
  • 纳税信用
当前位置:主页 > 公众参与 >
我省地税局积极开展“回家的路上”的活动
发布时间:2017-10-09 10:28   来源:www.hcqu.com.cn   
疯婆子把山坡涂满了色彩
  
  秋景如画
  
  往年,秋收的果实把你召唤
  
  你总会在这路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
  
  你说,景色太好看了
  
  最后,你把自己永远定格在了这路上
  
  如今,我踩着你的足迹向前
  
  这路,我走得如此沉重不堪
  我省地税局积极开展“回家的路上”的活动
  看那山坡上
  
  你的门前早已杂草丛生
  
  我忍不住到你门前坐坐
  
  你曾经,笑盈盈的脸庞何在?
  
  你笑容可掬的神态何在?
  
  我在你门前呆坐了很久很久
  
  秋风摸痛了我的脸
  
  冷雨落在了你门前
  
  打湿了我的衣襟
  
  浮满了我的心海
  
  母亲今年71岁,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坚强的,是很少流泪的。然而,在近十几年里,我亲眼目睹了母亲的三次流泪,每次都那么痛彻心扉,每次都让我心颤颤而泪潸潸······
  
  ·1·
  
  那是1996年秋天,我的二弟莫名其妙地陷入了泥泞的沼泽中,从此,二弟的命运彻底的改变了。要命的是,两年后的1998年年关之际,二弟竟然稀里糊涂地客死他乡。
  
  二弟的死给我们这个家里带来了深重的创伤,也让这个家里从此蒙上了浓重的阴影。
  
  得知二弟殁去的消息时,我稀里哗啦地哭了很久。之后便辗转几千里去为二弟处理后事,当我用颤抖的上双手捧着二弟的骨灰盒的时候,我感觉天也不蓝了,山也不明了,水也不秀了。二弟的离世让我无法释怀现实里的一些事情。
  
  对于二弟的死,我暂时没有告诉家里任何人,我独自承受内心的剧痛陪着父母过完了春节。春节过后,我把父亲接到城里,把二弟离世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毕竟是男人,父亲的心坎上承载过很多不幸,对于二弟的离世,父亲除了哭泣,除了悲伤,他依旧能独挡生活的风风雨雨。
  
  因为母亲患有轻微精神分裂,她一定承受不了儿子离世这一打击,所以,我们家里的其他人一直同意对母亲隐瞒起来。如此同时,我们也向所有的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叮嘱,恳请他们不要讲关于二弟离世的事情。
  
  我知道,这是一种谎言,是一种欺骗,但为了给母亲凄然的心灵聊以自慰,为了让母亲不至于因为儿子的离世而伤心欲绝,我以为,善意的谎言是一种美丽,善良的欺骗是一种关爱。让时间去验证一切,让时间去慢慢地淡化二弟在母亲心里的位置。时间久了,就算母亲知道了二弟的事情,也许能够借助时间的溪流,把母亲的痛冲化的淡一些,淡一些,再淡一些······
  
  这种谎言和欺骗一直持续了四年,四年来,母亲也经常问起二弟的事情,并且还吵闹着要去找二弟;四年来,我也经常以二弟弟的名义为母亲写信,然后装进二弟在世为家人写信的信封里,并把信带回家,念给母亲听。母亲也信以为真,她以为,只要儿子还活着,一切都还有盼头,儿子迟早会回来的。
  
  如此这般,又过了一段时间。又是年关的一天,母亲和父亲拌嘴,母亲又开始吵闹着要去找二弟:
  
  “老二都五六年没回家了,你们都不管,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你把老二的地址给我,我去找他。”
  
  父亲默默无言,任凭母亲吵闹;
  
  “老二不是你生的吗,都五六年了,你们不去找他,也不给他寄钱花,快过年了,你把老二的地址给我,我给他寄点钱过年。”
  
  父亲无法给母亲二弟的地址,也不好告诉母亲的实情,父亲还是默默无语。
  
  见父亲不言语,母亲大怒: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么多年了,不见老二回来,老二是真的死了吗?”
  
  父亲还是不敢告诉母亲,母亲更加生气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母亲说着竟然拿出放在柜子底下的3911农药(那时为了给农作物灭虫,各种农药在市场上随便买到)要喝下去。
  
  父亲见状,赶忙夺过母亲手中的农药,扔到外面打碎了。父亲这才对母亲说:
  
  “老二已经不在了,四年前就不在了。”父亲说不下去了,珍藏在心里的剧痛再次被翻出来。
  
  听到父亲的话,母亲静静地看着父亲,足足几分钟没有反应。几分钟过后,母亲终于泪眼婆娑,泪水顺着母亲的脸颊牵线不断。
  
  母亲哭了很久。母亲似乎不相信父亲的话,母亲去找我的三姨证实一下。
  
  “小妹,这是真的,当时我们都害怕你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就瞒着你。”三姨对母亲说。
  
  “人都死了,干嘛你们都瞒着我。”母亲说,“还瞒了我四年多,我儿都走了四年多了。”
  
  母亲说着又开始流泪了,想一阵,泪水流一阵。
  
  母亲还是不相信三姨说的话是真的,母亲干脆跑到城里来问我:
  
  “都说老二走了,是真的吗?你告诉我实话,我能接受得了。”
  
  “娘,你都知道了?”我问。
  
  母亲用最后一线希望的眼神看着我,渴求我对她说二弟还活着,二弟会回来的。
  
  我无情的坦白让母亲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母亲声泪俱下:
  
  “我的儿哦,我可怜的儿哦,你才27岁,你走了让我怎么活啊!”
  
  母亲在城里呆了两天,两天里,母亲一直流着泪,母亲默默流着泪,又默默地用手擦着泪,儿子的离世,让母亲有流不完的泪,擦不完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