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1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2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3 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图4
信息公开
  • 税务动态
  • 机构设置
  • 政策法规
  • 人事信息
  • 税务稽查
  • 纳税信用
当前位置:主页 > 公众参与 >
我局深化落实“宽进严管”工作 执行“僵尸企业”强制退出机制
发布时间:2017-10-11 08:43   来源:www.hcqu.com.cn   
  近期,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协同市工商部门,切实深化商事制度改革,落实“宽进严管”工作要求,针对长期停业未经营企业挤占社会资源、增加行政成本、导致数据失真、影响科学决策的问题,定期交换信息,执行“僵尸企业”强制退出机制,采取多项措施严格依规清理,督促企业履行法定义务,引导企业守法诚信经营,净化市场环境。
 
  一是信息共享,确定核查对象。与工商部门交换连续两年未年报企业信息,对178户企业2015年至2017年申报税款情况逐户进行了筛查、比对,通过发布通知公告、到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现场检查等方式核实情况,确定清理范围,梳理出已办理税务登记147户,未办理税务登记31户。
我局深化落实“宽进严管”工作 执行“僵尸企业”强制退出机制
  二是区分情况,分类规范处理。对未办理税务登记证的企业,按《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条规定下达《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31份;实地核查无法取得联系的企业26户;对取得联系的企业进行及时提醒、督促纳税人履行纳税义务;对查无下落的企业纳入非正常户管理;对已经终止经营,企业申请注销的,收缴资料依规进入注销程序;对确实属于无经营活动、无法联系、查找不到、且连续两年未进行纳税申报的列入“僵尸企业”范围。
 
  三是协同共治,持续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持续加强与国税、市场监督管理等多个部门的沟通、协调、配合工作,建立长效机制,形成工作合力,实现部门间的信用信息共享与交换,建立和完善市场监管领域内跨部门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机制,构建失信市场主体“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监管体系,营造良好市场信用环境,进一步提高纳税人的税法遵从度。
 
大师老婆在围裙上边擦手边冷冷哼了一下:屁!都是狗屁!
  
  就是从那一刻起,“狗屁”两个字像两根尖刺深深扎进我的心脏里,一直没有拔出来。
  
  我只好眼睁睁看着大师在苦难的深渊里跋涉。后来,我离开了长治,关于大师的行踪我一概不了解了。
  
  “狗屁”这两个字滋生在我的心田,由一颗嫩苗慢慢长成了一棵大树。他经常使我本能地拒绝一切高雅的艺术和形而上的精神食粮,渐渐变成了一个粗人、俗人。多少年来,我也参加过一些研讨会,培训会,学术交流会等等,不少大师级别的人在台上高谈阔论,侃侃而谈,谆谆教诲,传经布道。每每此时,我的心底不由得就会浮现出两个字——狗屁!因为这个态度,我失去了许多虚心接受学识的机会,以为哪些话都是狗屁。
  
  直到现在,我真的成了个一事无成的“狗屁”人。
  
  现在是一个大师泛滥的时代,作家,画家,书法家,歌唱家,遍地开花,蔚为壮观。我常常在大师们面前感到羞赧,感到无地自容,感到自己微如尘埃。
  
  近年来,不少文友纷纷出书,有的朋友建议我也出两本书。说实话,对别人的书,我不想评价;对我自己的文字,缺乏自信,总觉得都是一些“狗屁”玩意儿,还不如哪些乏味的心灵鸡汤提神。
  
  这次回来长治小住几天,意外地听到了大师一些消息。他已经退休,在家继续潜心钻研深造。他闭门谢客,从不与凡人打交道,他的眼里,芸芸众生都是凡夫俗子,不值得交流,他是高飞云端的大鹏,而身边的人都是灰扑扑的麻雀。
  
  我还听说,大师现在的画很值钱,香港有个什么宇宙画院,给他的画评估的市场价是每平尺一万元。这比起齐白石的画来说,当然差得很远,但在一般人看来,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大师的一些故交好友有时想让他给画一幅画,大师便会反问道:我一幅画值几万块钱,你买得起吗?
  
  据说大师的画,一幅也没有卖出过,属于有价无市。不过艺术有时必须历经岁月的沉淀,才能显示出它巨大的精神价值和审美价值。梵高活着的时候穷困潦倒,他的画一文不值。他死后多少年以后,人们才发现这位天才画家的巨大价值,他的画价值连城,其中《嘉歇医生的画像》,拍卖了8250万美元。
  
  《嘉歇医生的画像》
  
  我这个大师朋友的命运也可能如此。
  
  我也曾想和大师索要一幅画,以便留存,以后待价而沽,但这可能是奢望,大师的墨宝不会轻易给人的。大师是个品行高洁好人,他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却没有做陈世美第二,现在依旧守着他的糟糠之妻,也就是那个很会烙土豆饼的女人。
  
  客观地讲,大师的系列作品可圈可点,无论是他的画,还是书法,我并不轻看,我轻看的是他的为人。不喜欢他居高临下,目空一切的狂傲,讨厌他舍我其谁,天下无敌的自恋情结。
  
  真正的大师都是谦逊的、朴素的、自然的、亲切的、睿智的。
  
  我想:和大师要一幅画,他断然不会答应,但我去他家吃吃他老婆做的土豆饼,他大概不会一口拒绝吧。
  
  如果他连一个土豆饼都不让我吃,那么我就要斗胆说他一声:狗屁!